□晚報記者 程賢淑 報道
  薛坤,上海東方明珠殘疾人藝術團的團長,從2010年起,投身殘疾人公益項目,排練包括聲樂、舞蹈、小品在內的作品,併在國內和市內比賽中多次獲獎。
  然而,鮮為人知的是,從第一年起,藝術團就處於虧損狀態。“政府購買的服務一直有缺口,我從事魔術表演的收入也一直在補貼投入。”但是隨著演出日益減少,薛坤自身的收入日益下降;而明年的公益項目方案,購買服務資金卻在下降。
  薛坤說,我再也承受不了這麼大的虧損。但殘疾人公益項目又一直是我的最愛,誰能幫幫我呢?
  受無臂畫家影響走上公益之路
  薛坤是個雜技演員,同時也是個魔術演員,變臉更是他的強項。他偷偷告訴記者,其實他跟劉德華是同門。如果他2005年沒有遇到無臂畫家石曉華,也許他就會一直進行表演,與其他人一起承接晚會,經濟會很寬裕,日子也會很簡單快樂。
  但是2005年,他看到了無臂畫家石曉華表演的小品《求》,畫家的不屈精神和藝術涵養感染了他。促使他關註到了社會中一個特殊群體——殘疾人。薛坤說,“他們雖然天生殘疾,但其實他們與我們一樣,渴望擁有正常的生活,綻放生命的價值。”
  他萌生了成立殘疾人藝術團的想法,2008年,由他組建的藝術團成立,石曉華為藝術團的副團長。薛坤說,當時的演員來自全國各地,不到60人,主要靠在江蘇、浙江、山東等地巡迴演出運營,表演節目有千手觀音、詩朗誦、小品及歌舞等。
  這樣的日子直到2010年才被公益項目的到來打破。這一年,嘉定區殘聯推出了一系列公益項目,其中就包括殘疾人的藝術類項目,在與嘉定區殘聯接觸後,薛坤決定從事公益活動,演員全部從嘉定區的殘疾人中遴選。
  “我記得當時區殘聯負責人跟我說,經費有限,但我還是毫不猶豫地接了下來。”2010年,薛坤接到的項目,是要組織一個10人的薩克斯隊,3人的小品,10人的小組唱,2個歌手錶演,戲曲表演10人。經費為20萬元。
  2011年,在2010年的項目基礎上,薛坤承接的公益項目增加了10人的輪椅國標舞,經費49萬元。2012年,繼續增加大合唱和智障詩朗誦,經費不變。今年,又繼續增加智障沙畫、插畫,經費不變。演員人數逐年升高,今年的固定演員已達85人。
  公益項目增加虧損不斷加大
  也就是在從事公益活動的同時,薛坤開始處於年年虧損的狀態。“其實我從第一年就陷入虧損,公益經費里不包括一年3萬的水電費用,藝術團固定工作人員的工資和辦公費用,都需要我自己開支。演出道具、服裝費用等也全部在內。第一年購買10支薩克斯就花了3萬元,服裝等費用花費約7萬元。每周排練1到2次,都次要給演員排練費用,邀請的老師市區、嘉定本地都有,也需要費用。第一年就虧損了七八萬元。隨著公益項目的增加,虧損也越來越大,今年已經虧了十多萬元,11月工作人員的工資還沒有發放。”
  薛坤說,作為藝術團的團長,他從不拿任何費用,一直是免費從事這一公益項目,但幾十個殘疾人的長期項目,藝術團不得不雇佣固定工作人員。起初的工作人員為2人,現在為3人,其中1人為部隊文工團的老師,1人為本科畢業生。“文工團的老師工資高一些,每月5000元再加金,另兩人低一些,3500元再加金,年終還要發點獎金,僅這3人的工資支出,一年就需18-20萬元。”
  薛坤算了一筆賬:演員排練半天給35元,排練一天給70元,演出一次給100元;具體項目的排練老師其實都是被感動邀請來的,但上戲的專業老師指導,一次多少也要300-500元不等,嘉定本地的老師每次100-200元不等,再加上本該支付的交通費和飯費。以今年為例,一個月起碼4次的排練,9個老師,85個演員,就是一筆大開支。而舞蹈、小品等的編排、創作、音樂製作等,又是一筆開支。一些殘聯要求的比賽和演出,藝術團也必須參加,每當有比賽和演出,還要加緊排練,一周連續排練甚至兩周連續排練都是常事。而所有的這些費用中還沒有包括免費出動車輛接送演員,關懷演員生病、生日、家中出事的慰問等。
  薛坤說,“一般正常人只需排練20次就能學會的項目,殘疾人需要排練30次才行,一點基礎也沒有的,則需要50-60次排練。這些殘疾演員都來自嘉定各個鄉鎮,每次到嘉定區殘聯來排練也不容易,起早貪黑,都很不容易。對待他們的訓練,也必須更有愛心,以鼓勵型為主。工作人員和老師們付出的愛心可想而知。”
  個人收入銳減已無力填補虧損
  薛坤說,3年的努力,也給藝術團帶來了不少榮譽和獎項。今年獲得了全國殘疾人文藝匯演二等獎,去年榮獲上海市殘疾人文藝匯演兩個一等獎。最近,在嘉定區十二個街鎮的文藝表演比賽中,藝術團的項目與正常人同台競技,又榮獲了一等獎。
  由於表演讓人耳目一新,一些大型演出和國外演出也開始邀請他們,2011年,藝術團的輪椅國標舞參加了上海國際旅游節淮海路巡演,去年藝術團受邀到日本表演,今年也已去臺灣進行過文藝匯演。為了讓殘疾人們順利出行表演,去日本演出,薛坤個人還出資了1萬元。薛坤說,截止目前,今年藝術團已大小表演了近20場。
  這些成就讓薛坤更加珍惜和熱愛這項公益事業。但2014年公益項目方案的即將出台,卻讓他陷入了是否該放棄的困惑之內。2014年,區殘聯打算讓他公開招投標的公益項目為30個人的舞蹈,10個人的輪椅國標舞,5個人的小品,新項目30人的盲人踢踏舞及60人的智障球操舞。“踢踏舞要邀請愛爾蘭老師,小品必須出精品。經費為29萬元。”
  “這讓我再也難以承受,以往虧損,都是我在外魔術表演等的收入補貼,每月起碼外出表演10次,每次都有1萬元左右收入,有時還和其他人一起承接一些大型晚會; 但現在邀請我表演的人越來越少,已無力投入補貼。”薛坤說,愛人起初對他從事公益活動持反對態度,自從被動員成為藝術團工作人員之一後,也逐漸愛上了這一愛心事業。“她每月3500元,從家裡去嘉定,要換乘3輛車,來回4小時,每月僅路費就要900元,但這個項目獲得的滿足感卻是其他工作所無法獲得的。人往往只有幫助了別人,才會真正感到幸福。這幾天我們倆都感到很難過,她常常問我,這個公益項目難道你就這樣放棄?”
  社會組織普遍缺少資金扶持
  昨天上午,嘉定區殘聯理事長時潔表示,目前政府對社會組織政策扶持的力度還有待加強,國外的NGO(非政府組織)除政府購買服務外,都有各類社會基金扶持。上海的政策,是社會組織必須評到3A等級以上,才能獲得扶持資金。由於外來配套資金沒有投入,上海的社會組織目前普遍存在一定生存問題。
  “公益項目的購買服務,從調研項目,到招投標,評審標書,簽訂服務協議,再到每年2次的績效評估和財務審計,由一整套規範流程。其費用由區財政局審核而定,每年由審計局2次審計,有第三方會計事務所評估。”薛坤的藝術團,由於演員分佈於嘉定12個街鎮,管理制度有欠缺,財務支出也有點問題,第三方評估,藝術團的排名在殘聯的公益項目中比較靠後,無法獲得扶持資金。時潔表示,明年殘運會開幕式將在嘉定舉行,開幕式上的幾個節目也將由區殘聯下屬的公益項目承擔。
  嘉定區殘聯的管副理事長則承認,薛坤一直在向他們反映經費缺口問題,並表示他們已讓薛坤寫一份具體情況報告給殘聯,以便殘聯瞭解問題所在。但管副理事長表示,薛坤應按標的書上的每月排練2次來排練節目。2014年方案現在已明確演員為75人,而不是135到140人。服裝費用以後可以由殘聯承擔。公益項目的經費肯定不能包括藝術團工作人員工資。
  時潔說,如果薛坤無法接受這個方案,可以放棄招投標。對此,薛坤表示,“殘疾人演員可以每月排練2次,可人人都知道曲不離口,拳不離手的道理,如何保證節目質量呢?60人的球操項目砍掉了,可人數依然有75人之多,如果將排練費和演出費降低,演員們是否還會積極排練是個問題。3個藝術團工作人員不該以此為本職工作,可整整75個演員,要聯繫,要排練,要演出,按規定每天還要寫小結。不知如何去外面再謀一份工?如果將工作人員工資降低到每月2500元,其中2人是否還會繼續乾都是個問題。”
  據瞭解,今年夏天,薛坤的公益項目剛剛評審通過3A級,本月將發放證書。但其可能獲得的扶持資金十分有限。薛坤說,熱愛公益事業的他根本不想放棄區殘聯的公益項目,希望社會能夠關註到他們這個公益組織,扶持他們繼續走下去,他們會用高質量的演出和殘疾人堅強的精神狀態作為回報。  (原標題:團長坦言“再也承受不了大虧損”)
創作者介紹

防水

vc81vchru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