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歲的小麗(化名)如今變得沉默了許多,約十天前,她在蘿崗區夏港街西基村被一名陌生男子尾隨進入樓里,後又被帶到其他地方。家屬稱,小麗回家時哭得稀里嘩啦,下體流血,之後不敢再去學校。近日,蘿崗警方將涉嫌猥褻小麗的男子抓獲,該男子此前曾因強姦案被判刑,去年刑滿釋放後有過猥褻未成年女孩行徑。
  男子尾隨進樓 帶著小麗出來
  小麗一家是蘿崗區夏港街西基村本地人,根據該村監控錄像提供的線索:6月4日下午放學後,小麗回到家中,傍晚近6點,穿著校服的小麗從所住樓層出來,坐在一旁看街坊下象棋,圍觀棋局的人中有一名白衣男子。傍晚6時02分,小麗起身回家,進入自家樓棟時,白衣男子尾隨進入。該樓安裝的是普通拉閘門鎖,住戶稱平日鐵門都是敞開的,陌生人能隨意出入。
  傍晚6點09分,監控拍下白衣男子牽著小麗的手從樓棟里出來。但兩人的去向,監控錄像里沒有。據小麗事後對家屬稱,男子威脅她,如果喊叫的話就弄死她。“我一直都教育她(指小麗),遇到事要大聲喊。”小麗的母親說,女兒當時可能是嚇壞了,所以沒有反抗。
  按照小麗的說法,男子帶著她向江邊方向走去,大約走了一公里。隨後的事小麗則不願提及。
  女孩下體有血 不敢再去學校
  當晚7時左右,小麗的表哥梁先生回家,發現小麗哭成了淚人,小麗對他說,自己“被人搞了”。不明就里的梁先生以為表妹在外面被人欺負了,遂出門看看有什麼異常,發現門口只有幾個下象棋的人。這時小麗拉下自己的褲子,梁先生看了一眼後驚得手腳發麻,小麗的下體有明顯的血跡,且傷口還在流血。
  在家人細問下,小麗說,她看下棋後走進樓里,正往5樓的家裡走,卻在4樓時被白衣男子抓住。該男子先是將她拉上6樓,隨後又拉出樓棟帶到一個陌生地方。“6樓可能有人或者位置不好,他(指嫌疑人)就沒在6樓下手。”小麗的家屬猜測。
  家屬隨後報警。當天醫護人員為小麗驗過傷,身體無大礙,但小麗的心理顯然受到傷害。近日記者在小麗家中見到她,她很沉默,對陌生人有些害怕和躲避。為了避免小麗受到二次傷害,家屬也不願小麗向記者講述事發過程。
  家屬表示,小麗回家後很害怕,不怎麼說話,也不敢去學校,晚上要跟母親睡一個房。小麗的母親說,事發當晚“我很晚都沒睡,發現她一直在做噩夢”。
  嫌疑人已抓獲 曾因強姦入獄
  蘿崗警方接警後即展開偵查工作,6月10日在犯罪嫌疑人陳某經營的檔口將其抓獲歸案。據瞭解,陳某為廣東省梅州五華人,案發前在夏港街做生意,曾因為強姦案入獄,去年才刑滿釋放。據陳某供述,他在出獄後有兩次猥褻作案,都是在放學時尾隨沒有家長看護的小女孩,走到偏僻路段利用捂嘴、恐嚇等方式,將小女孩帶到隱蔽處猥褻。第一次作案時,因小女孩掙扎、叫喊而未得逞;第二次小女孩沒有反抗,最後女孩遭侵害,而這個受傷害女孩就是小麗。
  目前,陳某已被警方刑事拘留。
  溫馨提醒
  心理醫生:
  家長應避免孩子受二次傷害
  白雲心理醫院心理醫生張星此前在接受南都採訪時稱,家長必須勇敢面對傷害,才能避免讓孩子遭受二次傷害。
  “若社會和家長的後期處理不當,(受害者)會遭受到比性侵害更嚴重的心理傷害。”張星說,一旦孩子遭受性侵,家長要從生理和心理兩方面對孩子進行康復治療。第一時間帶孩子去醫院進行徹底的身體檢查,避免對今後發育造成影響。在防範意識上,家長亦不能矯枉過正,將孩子與除家人以外的男子隔絕開,這樣會使兒童產生不必要的恐懼心理,不利於日後的人際交往。受到傷害的家庭可以通過專業機構進行心理輔導,對小孩而言,沙盤游戲和繪畫都是很有效的治療方法。另外,遭遇此類事情,家長應勇敢面對,搜集證據,通過法律途徑懲治惡人,讓孩子明白應勇敢保護自己的權益,而不是以此為恥。
  採寫:南都記者 張釗
  謝亮輝 實習生 林卓順
(原標題:強姦坐牢剛出來 魔爪就伸向9歲女孩)
創作者介紹

防水

vc81vchru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